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璇山水画

 
 
 

日志

 
 

横涂竖抹是家山  

2012-11-28 00:32:45|  分类: 张彦老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横涂竖抹是家山

                        -----解读张彦山水画

 

   在所谓的“读图时代”,中国画艺术创作乃至风格上的商业性、新闻性几难避免,能保持艺术感觉的敏锐与清纯的,为数不多,著名画家张彦,就是这为数不多的画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位。

   提到张彦,美术界对于这位虽然年轻而艺术个性独特的青年画家颇为赞誉。可以说,张彦是岭南新一代画家中较为成功的一位;他的山水画在构图、用笔、色彩及意境各方面,都能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受。表面看来,他的画在构图上仍是沿袭传统山水画的高远、平远、深远的处理方法,但他借鉴了立体构成、平面分割等形式因素,强调整体和单纯,寓博大于简略;而在形象刻划上,则往往采用以浑厚的块画衬托似不经意的线,用动或静的点提取物象之神的手法增加意趣,避免了纯自然主义的摹写,从而在浓厚的写生意味中,完成了画家情感价值的追求,以朦胧、梦幻、含蓄的方式,抒写出一种形如汉子心如少女的内秀的情感世界,完成了艺术家对情感价值的追求,颇具浑然溢情的写意风味。张彦的幅幅写生作品,都能充分体现这一风格,都如首首豪放、婉约兼具的现实主义之诗,把亘古和现代通过艺术的牵引,联成一体。其实这一特色早在张彦的学生时代就已初步形成,从其八十年代初获河南省美展一等奖的《嵩山四季》、《嵩山翠色》等作品中不难看出。后来在广州美术学院学习期间,善于吸收学习的张彦,从岭南名家严谨的写生追求中,博取菁华,巩固了这一特质。

    清代画家王恽在《习苦斋画絮》中有言:“画令人惊,不如令人喜,令人喜不如令人思。”其中“思”的意思,即是指作品能够引发观者无限度地拓展思维空间;也即是画家浓缩在尺幅之中的情感,能深深触动观者之心。这取决于画家是否能“挥纤毫之笔,则万类由心;展方寸之能,而千里在掌。”

     张彦的画,充满了情。他最爱用的闲章“我写家山”道出了个中真谛。家,是一个饱含无限情深的概念;熟悉张彦的人,都知道他爱画黄土高坡、太行奇景,这些天然雄浑的景观,自古都是画家倾情抒写的对象,是画家神游梦寻的、能够撞响他们灵魂的钟磬。亘古的山石、浑厚的黄土、朴实的窑洞,在张彦的眼中都是爱,也只有黄河水哺育的儿女对此才有家的感觉,也只有家的感觉,才能够在心灵深处体味到它们的深沉、古老、博大,才能发现最朴实的美,才能触摸到黄土这魂。画家在画中情感价值的实现,说着容易做着难,画画者不乏这样的人;或为创新而创新,或为情而情,实则毫无自己的感受,于是只能囿于笔游墨戏之中;或见物生情,而无从表达,不知如何诉诸尺幅,则如感觉敏锐的哑巴!而张彦却能托情于物,以物扬情,溶于创作。无疑这和他的人生,艺术之路息息相关,中原母题,南国成长,又饱含现代人观察世界的因子,加之坚实的艺术技巧,完成了他有感而发,创新情感结合的历程。

《  谷雨》是画家第八届全国美展入选作品。这是黄土高原的春天;丛生的梧桐,盛开的桐花,古朴的窑洞。这里,没有喧器,只有静谧,只有微微春风,只有缓行的驴队,只有苍茫浑厚的氛围;然而,飘飞的桐花,展翅的喜鹊,在浓重浑然的色调上,白花点点,增加了活泼气氛;更有那驴背上的红装少女,窑门上的红色春联,充满情感的诱惑,点缀着天然的生机,暗示着盎然的生命,是生生不息的连续。这是一首现实主义的诗,一首充满灵性的朴素无华的诗!它把亘古与今日通过艺术的牵引,连成一个情感的梦!把爱与恋溶入浑厚的黄土,溶于飘落的桐花,编织成洋溢着自然之爱的情结。

    在细读张彦的作品时,也不难发现,我们会在不知不觉中,从作品表面呈现出来的寻常小景的平淡之情中,渐入一种平常之后的壮美情怀。这不但是中华民族精神张力在历经儒家思想的“冶炼”后,而形成的含蓄婉约的壮美的显现,也是中华民族“因心造景”的意象思维机制和现代文化的视知觉方式在表现形式处理原则上的有机结合,只有这种完美结合,才能充分使对象自然成为画家生命、人生、理想的载体,蕴含着丰富的人文精神,才能在寻常小景中,显现磅礴的气势及雄浑的景观。在张彦的幅幅写作品中,这一特质显现得淋漓尽致。记得曾观傅抱石、关山月的《江山如此多娇》,其小稿仅数寸见方,但不失其雄伟气魄。张彦的山水写生,充分吸收了艺术大师的这一利用小图表现大景的处理技巧,擅于把千里江山浓缩于尺幅之内;在张彦的笔下,无论是气势恢宏的高山大川,抑或是炊烟唱晚的平常农家,在尺方之中,皆在看似平常中显现出雄浑礴大。作品《太行写生系列》描绘的是八百里太行中处处可见的寻常小景;古老的村落,祥和的山村人家,静立在山风中的千年古柳,无不在平和之中透出雄浑厚重之感。

    虽然说“装饰性”似乎常常与画家对艺术情感的追求相矛盾,然综观中国山水画史,利用“装饰性”的特征并不意味着画家思想的体现不重要,并不等于封杀了思想因素。好的画家都能在作品中充分突出世界认识的主观感受,把客观对象赋予生命,画出心中山水,《汉霸王城》是画家利用“新材料”、“新技法”的尝试性作品之一。然在这表面金碧辉煌的装饰性色彩中,他概括性的处理了“汉霸王城”这一深具史学意味的命题,在苍壮的高塬之景中,把这一生题所体现的气荡千军的气势表现得微妙微肖。

    值得赞誉的是,在当今思潮纷呈的年代,张彦依然保持着一种清纯冷静的艺术感觉;这就是希望,是一位必将有大成的艺术家的必备条件。或许张彦今后的发展就是这一证明。      

                                             原载<<美术界>>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