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璇山水画

 
 
 

日志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2012-12-25 15:08:02|  分类: 引用山水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国玮,1943年出生,安徽合肥人,现为江苏教育学院教授、中国书画研究会副会长、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南京美术家协会理事。

早年师从山水名家许公泽先生,后受业于国画大师钱松嵒先生,收益匪浅,于理益深。同时致力于研读哲学和美学,注重对中国画传统的研究,又敢于打破传统另辟蹊径。60年代初,他首次在南京举办个人画展,继而又在上海、无锡、徐州等地巡回展出,反映强烈,《江苏画刊》专题报导《罗国玮和他的山水画》发表后,使其以全新的绘画理念和崭新的个人面貌脱颖而出,在画坛上独树一帜。史树青先生称其有大家风范。其作品被江苏省美术馆、湖南省美术馆、美国东西方文化艺术中心等众多美术机构收藏,代表作有《苏醒在阳光下的大自然》、《故乡月笼图》、《乐山大佛》、《听松图》等。出版有《罗国玮画集》等。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罗国玮早年随金陵山水画家许公泽先生学画,后受业于著名山水画家钱松喦等名家,经受正统严格的传统文化和传统绘画技法训练。其学生薛亮、宋新江等均为江苏省国画院一级画师,蜚声国内画坛。罗先生低调做人,于画于事于人于世的独特见解,在如今画家中,鲜出其右。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心比天高 - 季平的博客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心比天高 - 季平的博客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心比天高 - 季平的博客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别有神韵“罗家样”——罗国玮的山水画 - 春山新雨 - 春山新雨

观赏罗国玮先生作画是一种享受。虽年近古稀,作画时却青春涌动,活力毕现,跨步挽袖,双目如电,笔走龙蛇,沙沙沙宣纸作响,刺喇喇满纸烟霞,胸中的上下千古之思,腕下的纵横万里之势,奔腾咆哮,尽泄豪情,真正达到了一切自然皆生于笔下的艺术境界。

被称为“国粹”的中国传统山水画赋予画家很高的期许与要求,这种期许与要求,不仅局限于绘画之原本,而且要功夫在“诗外”,要在“澄怀观道”中求得悟化,迁想妙得,神遇迹化,仿佛得到天意。这一要求不可谓不高,画家除了要对哲学、文学和音乐等艺术的旁通,对儒道释的习究禅悟,垒积综合素养,还要以大自然为师,将万千丘壑屯于心中,即“收尽奇峰打草稿”,以达到思侔造化,神思驰骋,天人合一,人景合一,意在画中的目的。如石涛所言:“以我襟含气度,不在山川林木内,其精神驾驭于山川林木外。随笔一落,随意一发,自成天蒙。处处通情,处处醒透,处处脱尘而生活,自脱天地牢笼之手归于自然矣。”画家以飞舞的、蕴含着韵律、节拍、力与生命的点线,谱写出宇宙万物万形中的音乐与诗境,将物态与天趣,造化与心灵融为一体,铸成“大象”,大象无形即艺术的最高境界。

罗国玮先生深谙艺术之三昧,他倾心投入,涉足有渊,可以为之生,可以为之死,可以不计浮名,可以身居茅舍,煤炉油灯;宁可三月不识肉滋味,但求浸淫书中,亦或白纸对青天,造化在手,泼写情怀。

可以说,罗先生几十年如一日,苦读墨写,躬耕不已,达到“笔成冢,墨成池”的境地,用生命诠释着绘画艺术的真谛——惟有特立独行地创造,才能铸成艺术生命的永恒!

磨难亦风流,孤傲墨成诗。罗先生少年早慧,曾得其国民党元老于佑任先生和文胆陈布雷先生赞许,称其将来必成大器云云。青年时期,他先后师从许公泽、钱松嵒先生学习国画,专攻山水画,打下了深厚的笔墨功底;善究好学,敢于另辟蹊径,使他在绘事上有了非同一般的面貌与成就。

或许正是因为少年才俊早成名,性格耿直,桀骜不驯,身如闲云野鹤,不喜趋炎附势,使他的人生道路充满荆棘坎坷。因为一些人,因为一些事,因为以讹传讹,罗先生被“妖魔化”了,试想?一个不会谀言于人,一个不会伪言于事,一个出言无羁,遇事不会圆融善变的人,他的命运,以及他在艺术追求上的磨难也就可想而知了。

绘画不为稻米谋,也不为出名不出名苦恼,不为生活中的琐事、俗事所累,不烦神,蜗居在十几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单位要分房子,罗先生也懒得求人,还是他爱人去请单位领导到家里了解情况,才分了稍微大一点的房子。

苦难算什么?不为别人理解,长期坐“冷板凳”又算什么?纵然是跌入苦难的深渊,也要奋力爬出来,罗先生坦言,“黄山的松树不正是在恶劣的环境里长成的吗?你搞绘画艺术的不经历苦痛磨难,哪能随随便便成功?” 凤凰涅槃,就是要浴火重生啊!可以说,没有苦难、没有对人生独特的感受与思考,就不可能创造出独具个性的艺术作品。

饱读天下书,胸中满经纶。物质贫乏,家无良物,粗粮菜根,却终日饱读诗文,泼墨挥毫,怡然自得。孔子在赞扬他的学生颜回时说:“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清代著名画家恽寿平在《南田画跋》中说:“寂寞无可奈何之境,最宜入想,亟宜着笔。所谓天际真人,非鹿鹿尘埃泥滓中人,所可与言也。 ”那些在灯红酒绿中,在功名利禄场上滚爬的人,对艺术境界是无论如何难有体悟的,惟有与“道”体亲合的“天际真人”,惟有众人皆言不堪其忧,独不改其乐的仁贤之士,才能进入心无挂碍,“最宜入想,亟宜着笔”的艺术境界。有孔子、孟子、庄子、《三国演义》、《红楼梦》等名人名著相伴,有黑格尔、柏拉图、尼采、弗洛伊德、莫泊桑、司汤达、茨威格等哲学家、艺术家的思想相伴,何患不富有?何患不快乐?罗先生感慨道:“那时候,喝酒凶,每天两三斤白酒,喝酒好呀!在半醉半醒之间,远离世俗,不为物役,借用酒的力量,精神振铎,意干青云,异想天开,与绘画创作大有好处。一时兴起,拉拉二胡、弹弹古筝,哼上一段京戏,继而挥毫泼墨,任笔驰墨舞到天昏地暗。直觉不胜痛快!”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简单且快乐着。

在性格上他是孤僻的,不愿与别人啰嗦,有时连自己的亲人也不能理解他,觉得他曲高和寡。自己是病态的吗?还是周围的人是病态的?有时,他也感叹世风变了,人们忙着媚俗,忙着炒作出名,忙着卖画逐利。有时,他觉得期期艾艾起来,但有一个声音却在耳旁回响,那是恩格斯的声音:“因为我们的目的性伟大,我们的行为也要伟大起来!”面对困顿,面对世俗,面对所谓的压力,我岂能低下自己的头颅?

他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普通的人,却又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在绘画艺术上卓尔不群的人,搞艺术的“你就是国王!”(普希金语),老师好比是“拐杖”,到一定时候你不放下“拐杖”,你怎么独自“走路”?如此说并非罗国玮忘却老师的恩情,而是说艺术上的背离与超拔是必须的。

知行已驱远,问道未有时。罗先生坦言,书画艺术是不可能速成,也不能轻言成功,言成功便失败,便停滞不前了。为此,需咬定青山,立定精神,端正态度,严谨治学,不断深化和升华认识的深度和广度。“多学而识”,“好古而敏求之”,没有知识,便没有思想的深刻性,没有知识,笔墨等于零。他对孔子的“学而致其道”,博学、多思,以下学而致上达,达到“道”的境界是深有体悟的。学古而不泥古,学习前人的经验技法,而不为前人所束缚,注重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不断超越自我,否定之否定。“道吾道,非常道”,认识是自我的,笔墨主张也一定是自我的。认识要不断产生飞跃,由感性到理性,由外在到内在,有现象到本质,由形而下到形而上,认识具有了深刻性,就能穿透事物的本质,达到“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之境地。如刘勰《文心雕龙?神思》中所言:“文之思也,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睫之前,卷舒风云之色;其思理之致乎!故思理之妙,神与物游。神居胸臆,而志气统其关键;物沿耳目,而辞令管其枢机。”神思与物象的交融遨游,思接千载,风云际会,时空交错,主观与客观,意象与具象交融契合,我与物化,情与景合,故在落笔之际,心手双畅,物我谐和,达到随心所欲的艺术创作境界。罗先生在艺术创作中,做到了知行合一,不懈探求之。

铁心成自我,笔墨且自舞 。古人云,读破万卷书,行至万里路,“破”就是破解,“读而不思则罔”,死读书,不求甚解,不知活化运用,则毫无用处。行则是实践,认识,实践,再认识,再实践,循环往复,以致穷极。罗先生深谙其理,注重兼收并蓄,丰富知识底蕴。“没有文化底蕴的笔墨是苍白无力的,因为艺术品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罗先生是这样认识的,更是严格地考量自己的笔墨主张,画语最岂同,故作画时,废画何止成千上万,只要线条不满意或敷色不满意的,亦或开笔或构图不满意的,即刻撕掉。他常说,笔墨很重要,中国画强调的就是笔墨,因为中国画的线条拥有无限的表现力,作画时,线条充满感情,笔墨同样具有充沛的感情,线条是有生命力的,线条的跳跃是生命力的跳跃,线条的震动是心灵和情感的流泻,因为我们掌握并驾驭着线条,达到了运用自如的地步,作画之时,就不用想着笔墨,而是随心而发,一气呵成。罗先生直言,“清楚是大师的本色,清楚就是对事物的看法具有深刻性”。为此,半个多世纪以来,罗先生从学古人,学前人的实践中,抽丝剥茧,吐故纳新,他深知,艺术创作,一定要自由,艺术本身需要自在无碍,凡是规定的,都是不自由的,而不自由的,便无个性可言,便没有自我的笔墨主张;笔墨一定是自我的,是自己的风骨与风格,是灵与肉,是感知与情绪的表现。

人所面对的无非是我与自然,是精神与物质,罗先生把自我定为精神,把宣纸定为物质,他识透了宣纸的伟大性与丰富性,怎样驾驭眼前的宣纸?怎样使自己的笔墨在宣纸上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他一直在思索、探求,积墨法、泼墨法、破墨法,以及各种不同的皴法,前人在创造在表现,龚贤、黄宾虹等大师在宣纸上层层叠加,积以笔墨,这是大师的创造。我罗国玮也要有自己的创造与表现,“离开大自然远些,再远些,离开大自然越远的作品越是高妙,越是好啊!因为,大自然已经了然于胸,大自然的存在是自在的,而人的存在不但自在而且是自为的,所以,你就狠狠地不同一般地表现自然吧。”

线条,线条,还是线条!通观罗国玮先生的画作,最显著的特点,便是充满情感的线条表现力,无论是山石、树木、船帆,还是水的波纹均用线条勾勒描绘,用笔既苍又润,纵意挥洒。其“墨线有曲有直、有轻有重、有粗有细、有静有动、有虚有实、千变万化……像一曲交响乐,轻轻地奏鸣出线描的节奏和韵律,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傅抱石《中国画的体系》)。罗国玮先生在创作山水画时,善用焦、浓、淡、次、清的技法,善用奔放而细密的线条,层层叠染,在平面上营造立体,营造出不同一般的艺术效果,而且烟云空气的效果也尽显尺幅之内,使画作不仅线条独异,笔墨雄肆,而且设色新颖,造境奇异,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创造精神。

飘飖云日间,邈与世路殊。我们现时欣赏到的罗先生画作,无一不是他深度思想感情的符号,是其自我笔墨主张的外化,他用笔用墨上的大胆和创新精神,让人们在惊叹的同时感到难以企及。“人类这种最高的精神活动、艺术境界与哲学境界,是诞生于一个最自由最充沛的深心的自我。”(宗白华语)他是自由的,灵魂的自由,笔墨的自在无碍,万千感悟,集于笔下,由象内至象外,由有形至无形,由有限而至无限,逐渐步入启示着宇宙人生意义的最深境界。

大音希声,大美无言。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艺术家,罗先生一直在努力摒弃私心杂念,培养自己高尚的情操。“你不要以为我愤世嫉俗;我非常忠于自己的信念,虽有变化,但依然如故,我唯一感到焦虑的是怎样才会成为一个对世界有用的人……”,“我要借绘画来表达某些像音乐一样抚慰人心的东西,我想画出那些曾用神圣的光环来象征的、现在则以实际发光和颤动的色彩来表现的永垂不朽的男男女女……”,凡高的所言最能表达罗国玮的心声。

绘画艺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涂鸦,不是凑热闹,也不是借此快速出名致富的玩意儿。艺术即人,风格即人,“天子呼来不上船”是一种人格的境界,“怒向刀丛觅小诗”同样是一种人生境界。

在这世风浮燥的年代,在“超女”、“速配”成为文化代名词的当下,人们也应该理性找回那种寂寞之后的真切与笃实。罗国玮先生是真实的,作为一个最求卓越的艺术家,他带给我们真实的、面目一新的艺术作品,他所作出的贡献必将光耀于未来永久的画坛! (文章出自特约撰稿人张明权)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