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璇山水画

 
 
 

日志

 
 

回望西部――杨麟的山水心像  

2012-02-04 21:29:12|  分类: 杨麟老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望西部――杨麟的山水心像

 

   作者: 张南山

 

中国传统山水画,在历经唐宋风骨至元明清意趣的变迁之后,一直处于一种迁延性的文化交流和思想碰撞的过渡中。从唐代尚韵到宋人的意理,再到明清崇尚趣味,这种过渡是一种自然而然地传承和沿续。在这个过程中,“南北宗派论”无疑加具了山水画传统流变中的再次分野。中国绘画作为特殊的视觉艺术,特别注重艺术魅力的展示和境界的造就,素以隽永无穷的品味作为重要的倾向风格来抒发个人“逸志”。在当代山水画坛上,杨麟的山水创作,是一个很有意义且值得研究的个案。画家在山水画的探索中捕捉到了西部山水的风骨,同时又深深感悟到南派山水的清逸。这不仅仅是画家绘画风格的转移,而且是由于其观念的转变带来的思想的萌动。因此,这种思想的、情感的依归使得画家在创作题材的选择上,时时回望故里山川。其实,回望是一种姿态,是一种永恒的信念和心灵的依托。

 

1941年12月出生于甘肃兰州,1964年毕业于西北师大美术系,1964年-1980年在甘肃甘南高原从事群众美术工作,这一时期是杨麟山水画风格尤其是西部“风骨”的形成时期。1980年调至扬州国画院并担任院长,从80年代开始,杨麟的山水画创作,在感受西部山水印象的同时,开始思考山水情境中境界的营造与外部环境的位移与转换。在中国绘画中,境界的造就还是要依赖于绘画过程中来实现,不同的创作方法既可以关乎境界的内容性,又可以放之于绘画的情境之外。杨麟的山水画创作,始终于矛盾中穿插与游荡。一方面,是自己艺术生生不息的源泉,面对西部山水的激情与感悟时时撞击着他的心灵,我们看到了《源上人家》、《沃土无垠》、《山野秋风》、《夕阳染尽万山红》,在这一系列“丝路追梦”中,牵动画家情丝的,依然是大野的浩瀚与微茫。西部的大山大河,是画家赖以生存的艺术土壤,洋溢着生活的气息并张扬着生命激情,“透露出今人对自然、族群、故园、国家的认同意识”(郞绍君语)。宽厚博大,充溢着力量,“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这样的诗句一直在深深地印在脑海中,那种苍莽的意境和壮阔的情怀深深感动着画家。这一切,得之于西部的蕴籍与滋养,西部朴素的剪纸,古拙凝重的石刻,久远的黄河彩陶,他觉得这一切之中都融汇着一种精神,一种气概,显示着一种独特的力与美。以至于调到扬州后的多少年,绘画中对于西部的神往依然未曾改变。

 

当杨麟的西部山水日渐成熟之后,山水画的转型自然而然的过度。经济文化的差异带来的是观念的更新、思想的空前活跃。当猎奇的心里逐渐回到起点,经历了西部的粗犷与豪放,面对南方的纤秀与儒雅,如何言说,思想的、心灵的诉说已成为画家梦牵魂绕的情感寄托,当我们聆听《松风泉声》,有《白云相伴》,便见《湖上晓晴》等一系列表现南方题材的绘画作品,这是画家调到扬州后的一批佳构,在南方景象的山水间,那种灵动、润泽的气息跃然纸上,但笔墨里闪烁的依然是西部苍茫浑朴的笔致。因此,杨麟绘画中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南北绘画的融合,面对南方现实生活的表达,在其山水中水墨灵动、浓淡相间,虚虚实实,山气弥漫,或色墨混融一气;境界清空明润;尤其是《平湖苍然开霁色》、《家在清风晓雾中》等,拖泥带水,颇见奇变混融之功,笔法率辣快利,可见画家用笔灵变的特点和深厚的功力。

 

   山水画的转型向来都是中国绘画的先锋,明清以降一直到黄宾虹变法始,后到以石鲁为代表的“长安画派”的革新和以傅抱石等为代表的南派山水画的崛起,再到当代山水画水墨化的进程,一直都是一个渐变的过程。杨麟山水画的转型,同样经历了一个渐变的过程,从早期西部山水向南派山水的转变,到近期山水画中所表现出的“回归”迹象来看,杨麟山水画的创作积淀了太多的“磨难”。这种“磨难”就是画家经验与经历的见证。唤起了创作主题生命意识的觉醒,展现出一种飞舞的生命状态和情感体验,正是这种美的观照,才使他的创作呈现“肤骨通现灵气”。以跃动的点线构筑有机的生命境界,它是画家新的生命意识和生命光彩的体现。

 

杨麟近期的山水画创作,如《晴辉幽峡》、《斜阳染尽千万峰》、《惠风和畅》等,在融合南北山水绘画风格的同时,明显的带有一种“依归”倾向,从主题精神的表现开始向心灵的诉说转向,大开大合的山水情境转化为关照生存本身的绘画语言,线性的流荡充盈着生命的张力,水墨的晕染更加润泽苍茫,更加具有独立的品格。康定斯基认为:“艺术作品一旦诞生,就获得了独立的生命,成为一个实体。”绘画经历了一个自身漫长的发展过程,已更加完善,成为一门独立的视觉艺术而存在。但是中国画不可能完全脱离传统文化中的某些质素而独立存在。因此,要求画家具有“纳天入怀”大气魄和“天人合一”的大境界。杨麟的山水中,同时具有这两种气息,以超然大手笔在表现的过程中注重于山水精神性的开拓,这是难能可贵的。弘扬“汉唐雄风”和“正大气象”,这是当代山水画创作的一个新超向,可喜的是我们从杨麟的山水画中读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