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璇山水画

 
 
 

日志

 
 

【引用】吴冠中《文心画眼》  

2012-04-11 22:19:25|  分类: 吴冠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待续)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7)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嘉陵江边》 油画 木板  1973年作

 
     塞尚之后,勃拉克到法国南方画了一批风景。南方阳光明亮,景物形象鲜明,勃拉克画了大量的房屋之群,那些红屋顶、白墙面,歪歪斜斜构成了方块几何形的画图。这些作品拿到巴黎,有的朋友和评论家说:太多方块块(cube)。从此引出了立体主义(cubisme)之称谓,如直译,应该称块块主义。自从塞尚觉察物象均可分析其几何形体的基本构成,到勃拉克突出块面组建画面,绘画展示了块面在表现中的魅力。
 
     中国传统绘画的法宝是线和点,渲染也只是线和点的侍从。点、线加渲染虽也产生立体感与空间感,但对西方以大刀阔斧的面来直接表达物象、意象或抽象是完全隔膜的,至于大、小斧劈,也只是属于线的变体,非运用块面之道也。
 
     学西方油画,入手便离不开块面之运用,倒是在块面的工地上引入线之穿流、奔驰,却是煞费推敲的新领域,引无数英雄折腰、昂首。我画过大量江南题材的油画,在白墙黑瓦的块面间搏斗,在桃柳飘摇的线之穿插中彷徨。泊来的立体块面,祖传的笔墨点线,都不曾奴役我,却为我奴役了,因我不计成败,舍得一身剐,敢把洋人古人拉下马。那幅油画嘉陵江是一幅水墨写生的移植。原作作于70年代,是小幅,往事已渺,画已不在手头,今用大幅追叙,似乎突出了黑白与块面。大江东去,浪涛无尽,怕临江块面已难久存矣。
  
     90年代 《文心画眼》吴冠中

注:图、文皆来自互联网。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7)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老重庆》 墨彩 1997年作 

    八年抗日战争,我居重庆郊区5年,忆及蜀中风物人情,仿佛第二故乡,故曾多次入蜀写生,每入蜀,情思脉脉,年光倒流。

    矗立在长江、嘉陵江交汇处的长江山城气势雄伟,鳞次栉比的重庆的独特风貌举世无双。从造型艺术角度看,其重叠、错落、黑白相间、垂线的统一与横线的连绵构成无比丰富的建筑雕塑感或雕塑建筑感。人家密集,彩点散泼,山径穿凿,是岁月营造之迷宫。山城兀立在滔滔大江之上,江中舟帆穿梭,樯桅林立,纷繁世事,从水上串连到山巅,上上下下人人靠步行,故蜀人脚力坚强,无愧山城人。

    70年代我用油画和水墨写生过重庆,画那密密麻麻的古老吊脚楼之林、黑屋顶白山墙之城,作风介于具象和抽象之间,予人感觉是具象的,其实须依靠抽象的手法,如果真具象地画一间一间的屋,则10年也无法完成。

    20年没有再去四川了,换了人间,今日重庆是何光景,谅决非故人之貌了。翻阅自己画集中的老重庆,又生怀古情结,因之用丈二巨幅挥写我曾赋予了青春的老重庆,山城旧貌于是又矗立眼前,蔚成壮观,愿她永葆青春,不随作者同衰老。

    1997年 《文心画眼》 吴冠中

注:图、文皆来自互联网。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7)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海风》 墨彩 1997年作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汉皇为保江山思猛士,但先体会到大风的威力,想占有大风一般的猛士。飓风连根拔起大树,摧毁楼房,掀起海啸,真是威镇宇内。

  在旧金山西岸海滨,许多大树都被海风吹得如驼背的老人,我画过这些成群的、强壮的、但屈曲了的树。那时正无树叶,赤裸的身躯和光秃的干枝显示了它们终生的苦难,悲剧的生涯。但,它们毕竟是在与强劲的海风搏斗中生存的,人们崇尚其顽强,崇尚其力。我于是想象当狂风劈进浓叶茂林时的壮观,丛林们在相互拥抱中与风抗争的瞬间应是造型的力的体现。大块黑墨紧紧扭住着枝干在冲撞、腾飞、扑打、跌宕……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役,似乎于此窥见了人间的纵横捭阖。

90年代 《文心画眼》 吴冠中

注:图、文皆来自互联网。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7)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夜航》 墨彩 2000年作

 

  黑沉沉的丛山中长江轮船冲向黑暗,撞进峡谷,情况显得严峻。偶遇月夜,亦予人月黑天高,星星有鬼眨眼之恐惧感。

  长江两岸皆山城,滨江叠城,气势宏伟。夜,万家灯火,在乌黑的宇宙中显得分外灿烂辉煌,每遇夜航经过山城,我总要欣赏个够,苦于无法用绘画表现这景之奇观与心之跳跃。

  我试绘过无数次夜航,染透了黑,却失去了黑中之跃动,也就失去了黑之魅力。这回,在黑之氛围中突出了黑之结构、黑之筋骨,夜只是配角,是剧中的锣鼓或背景。猛记起,这可能是无意中受了京剧《三岔口》表演处理的影响。

2000年 《文心画眼》 吴冠中

注:图、文皆来自互联网。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7)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硕果》 油画 麻布 1974年作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7)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硕果》  1974年作

 

   门前手植向日葵,秋结实,大如小箩筐,采之,细读硕果,密密麻麻的籽粒排列复杂而有序,错综而具轨迹,比之蜂房,更胜精微,克利等人的画面似亦曾追逐如此天工而未能夺。我竭力刻画此微观中之宏观,有形中之无形,千军万马之奔腾却未超越黑、白、灰之罗网。近年李政道教授与我谈及物理学中最简单因子构成最复杂现象,却求证于艺术,今忽忆及这幅《硕果》,应属一例。

  70年代 《文心画眼》 吴冠中

注:图、文皆来自互联网。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7)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石榴》 油画 纸板 1974年作 42x35cm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7)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石榴》 墨彩 1992年

 

石榴(一)

  那年月,我们全院师生由部队管理着在农村劳动,互相批斗,心心相印?心心相斥?惟有庄稼最可爱,草木最可亲。我们所住的河北获鹿县李村,泥房小屋,却遍植石榴。五月榴花红似火,像是乡村的喜庆节日。我画过房东家和非房东家的榴花,似乎都属于自己家的榴花,那段生命中惟一的红花。

  榴花结成了果实,棕红的石榴比朱红的榴花更美。我想画出最饱满的果实累累的一树石榴,其中并暴露出籽粒。但没有这样现成的画面,我像蜜蜂或昆虫般钻进果实丛中去观察、采集、组织,在小小画面中表达生命之充实与无限。当时缺乏写生工具,以粪筐代画架,这幅石榴属粪筐画派的产品,右下角几许小房铭记了我们当时所住的李村。80年代

石榴(二)

  墨枝交叉,传统形态,球状果实占尽画幅疆域,直线、弧线,收缩、放射,竭力发挥线之体量。石榴多斑,黑点跳跃,处处鬼睒眼,张嘴闭嘴石榴红,显示升平气象。老伴看了,说像儿童画,自由画,随意而不经心。其实这石榴有家有底,深根扎在河北李村,是我们文革时的劳改点,日日荷锄下河滩劳动。五月榴花红胜火,结石榴几多,未曾数。2006年

    《文心画眼》 吴冠中

注:图、文皆来自互联网。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7)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高粱与棉花》 油画 木板 1972年作

 

  粮食是我的图腾。南方的水稻和小麦个儿都矮,北国的高粱高高挺立,显得风姿绰约,而且威武。下放劳动,种过各种庄稼。看高粱从幼苗而青春,满身苍翠,秋,通体艳妆,赤红的脑袋在蓝天摇曳,实是一种骄傲。其时相邻的棉桃绽裂,白花遍野。因自己参加过劳动,也共享了收获的欢乐。假日,在地头用油彩抱着写生熟透的高粱,秋风吹来,展示了孔雀开屏,我的图腾原来具孔雀之华丽。80年代

   《文心画眼》 吴冠中

注:图、文皆来自互联网。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7)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高空谱曲》 2003年作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7)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高空谱曲》 2002年作

   
    高空谱曲(一)

    我从小不会唱歌,中学时最怕上音乐课,至今不识五线谱。但觉得五线谱很美,长长的几条横线上分布着错落的纵向黑点,那分布的节奏之美当吻合了音响之旋律。常有三五成群的燕子栖憩在电线上,如见五线谱,非田园交响乐,是形式交响乐。

    2003年

   高空谱曲(二)
  
    燕子来自我的故乡江南。我与燕子是乡亲,她们经常出现在我的画面中:双燕、群燕、燕群……是画中线、面间的联络员,是占领空间的哨兵。当燕子不飞的时候,停息在高空电线上,静如处子,构成了空中五线谱之曲调,此时无声胜有声。2002年

《文心画眼》 吴冠中

注:图、文皆来自互联网。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7)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白墙与白云》 2002年作

    面面皆白墙,墙外白云,是素白的家园,银亮的家园,远非苍白。乌黑的游龙自在伸展,她占有这方天地,虽然其出身低贱:只是墙头颓瓦。

2002年 《文心画眼》 吴冠中

注:图、文皆来自互联网。

 

 吴冠中《文心画眼》文图系列(7)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白墙与白墙》 2002年作

 

    墙面纵横,宽窄起伏,全凭眼力衡量。剪裁时装,规划园林,营建大厦,同样先凭眼力,然后计算为之服役。

    2002年《文心画眼》 吴冠中

    注:图、文皆来自互联网。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