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璇山水画

 
 
 

日志

 
 

分享:艺术家的童趣(鲍尔吉·原野)  

2012-09-12 00:50:37|  分类: 学习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书法家老了之后,对他作品你用“晋唐风韵、老辣”来恭维得不到他满意,他盼着有人说他朴拙,最贴心的莫过于“童趣”。

童趣比王羲之的字还珍贵还难以追摹吗?是的。二王的字仍在“法”里,童趣在心里。这是两种路径,也是两个归宿。

童趣在儿童那里不是财富,是挥霍不尽的土,抓一把就有。顽童之促狭、之无赖、之白眼向天、之情感丰沛、之漫不经心、之宠辱不惊、之恶作剧是他们伸手就来的本领,但“这一套”到了成年人的手里,却蒸发了。老百姓并不淘觅童趣,没地方用。而艺术家——特别是跟国粹沾边的书法家——苦盼自个儿作品冒出点童趣来,久旱盼甘霖,一般盼不到。

顽童的童趣基础是什么?从浅处说,是无知,是不知世界为何物,是不知好歹。往深里说,是真气饱满,是离上帝最近,是皎然无染。这路东西学不来也学不得,胎带的,一学就丑。

艺术家也罢,平民也罢,经历过太多人情世故,该享的福享了,该遭的罪遭了,回过头找童趣,找到的可能是无趣。

童趣保留在艺术家身上,不是容易事。上帝千挑万选才把童趣送给极少的人。你看毕加索七十岁时的眼睛,仍然是一个狡黠的儿童的眼睛,虽然锐利了一些。齐白石七十岁之后的绘画是他的巅峰之作,论题材,他画的全是儿童的东西。他声称自己晕染的蜜蜂能听到振翅的“嗡嗡”声。他画鸡雏,画蚯蚓,画紫藤,画牵牛花。他画的螳螂第一像睥睨四方的儿童,第二才像大将军;他画的牵牛花就是拎着鞋过溪水的小女孩。白石老人的画一片天趣,一片真趣。天真这个词真好,说出了美的至境。同样的,俄裔法国画家夏加尔九十岁的画是女童的精神世界,蓝珐琅的夜空、大而低垂的金色星星、小教堂的尖顶、山羊、新娘和琴。对夏加尔和女童来说,童真之境是天堂的疆域,色彩和线条只为这样的世界而生。这是艺术的原点,他们走回来了。

不是所有艺术家都能走回来,也不必要都走回来。莎士比亚、米开朗基罗都没表现过童趣。契诃夫让自己流露了一点点童趣,多部分被自我压制。梵高袒露的不是童趣,是神趣,至少他自己这样认为。莫扎特是天趣,他是错开在音乐园圃中的数学家的奇葩。

童趣的根子在趣,趣味的趣。这样一种高级的趣味像儿童的做派,其实儿童们做不来。有此趣味之人,先是人有趣。无论弄不弄艺术,他一定是有趣的人。他们不高深、不伪装、不矗立,由简入睿。

有的艺术家很功利,很精细,却去制造童趣,这相当于对观赏者的打击。中国艺术有一种奇特的现象,人格(又称精神气韵)会从笔墨中流露出来,泾渭分明,做肯定做不出来。我见过一些人模仿李叔同的字,全是效颦派。李叔同的字是心字,无此心便无此字。张大千临摹古画手段相当高,一些博物馆藏着他临的石涛和八大山人的画。张大千有这一手,却不制造童趣。他的气质偏于雄奇,便趋于雄奇,此谓真。

有人写文章说,一位空军领导的秘书代首长向启功求字,启功问:我不写,你们能派飞机轰炸我吗?大官秘书被问得脸红了,连连说:不能,哪能呢?不能。嗫嚅而退。启功实在有童趣。利禄于他如浮云,在这一点上,与儿童无异。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