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璇山水画

 
 
 

日志

 
 

巨然、李唐的《万壑松风图》  

2012-10-27 14:47:28|  分类: 古人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巨然的《万壑松风图》

宋人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说:董源、巨然的绘画“皆宜远观,其用笔甚草草,近视之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灿然,幽情远思,如睹异境。”我们这里欣赏的巨然《万壑松风图》轴,正是这样的一幅作品,近视之略嫌草率,远观则气象浑穆。像这样类似于“写意”的山水画法,在五代、宋初的画坛是并不多见的,因此格外引人注目。这是画家在观察自然山水的过程中,把握到山川景象光照变化的规律,并反映在自己绘画创作实践中的结果。宋代大鉴赏家米芾评巨然画时说其“岚气清润,布景得天真多”(《画史》),可以帮助我们对巨然《万壑松风图》的理解。

巨然,江宁(江苏南京)人,生卒年不详,活动于五代、宋初,以画山水有名于时。江南画派的开创者是董源,巨然则是董源的嫡传弟子,所以画史上常以董、巨并称,与荆、关南北辉映,各擅胜场。元代的王蒙、明代的沈周,明显受其影响颇多。

《万壑松风图》轴,绢本设色,纵200.7厘米,横77.5厘米,现藏于上海博物馆。是图绘江南烟岚松涛,矾头重叠;深谷里清泉奔涌,溪畔浓荫森森;沿着曲折的山脊,是一片片浓密的松林,“丰”字形的松树随风摇曳;沟壑里聚起的团团云雾,缓缓地向上升腾,掩映其中的屋宇楼观如置仙界之中;山瀑下置一水磨磨坊,近景溪上架一木桥,把进山的曲径与画外的世界连接在一起;磨坊与木桥间溪畔的茅舍中,一白衣高士正临溪听着这万壑间的松风,屋后一红衣童仆似正捧来香茗,这一传神之笔,在这世外桃源里留下了人间的烟火。全图画面以水墨为基调,罩染轻淡的黛青,情调极为葱润蕴藉。构图上布局周密,山势平稳,群松郁茂;虽取全景,但不突出主峰,主峰布置在正中,不作奇峭险峻的形式,而是在山顶上装点着一些小块的“矾头”,并通过环绕着的松林将峰顶连成一个统一的整体,使近、中、远三个空间层次表现得自然得体。所绘的松树主干略呈虬曲,体现了风势;山体阴阳凹凸的形态,都用长披麻皴交织而成,是一种粗长的线条,而非细短的皴笔,不再分出前峰与后峦的一些主要分界线。那些卵石“矾头”则不用皴笔,只用水墨烘晕,显得非常光润而明洁,在黛黑岚气中闪闪发光。画中的屋宇楼观皆以界画而成,人物也描绘得精细传神,可见巨然丰富的绘画技法,此时,我们的心灵仿佛也与山川达到了“神遇迹化”。

巨然、李唐的《万壑松风图》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此图绘江南烟岚松涛,矾头重叠;深谷里清泉奔涌,溪畔浓荫森森;沿着曲折的山脊,是一片片浓密的松林,“丰”字形的松树随风摇曳,似乎能使观者感受到阵阵湿润的凉风扑面而来;沟壑里聚起团团云雾,缓缓地向上升腾;山瀑下置一水磨磨坊,溪上架一木桥,在这世外桃源里留下人间烟火。作者的构图与其他山水稍有不同,虽取全景,但不突出主峰,通过环绕着的松林将峰顶连成一个统一的整体,近、中、远三个空间层次表现得自然得体。全图的笔墨沉厚浑朴而不失腴润秀雅,天趣盎然。坡石用淡墨作长披麻皴,再以焦墨、破笔点苔,有沉郁清壮之韵。画中屋宇,以界画而成,表现了画家怀有丰富的绘画技巧。从此画的艺术风格看,当是画家的晚期作品。

 

巨然、李唐的《万壑松风图》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李唐的《万壑松风图》

李唐(1066年—1150年),字晞古,中国南宋画家,河阳三城(今河南孟县)人。
李唐原供奉宋徽宗的画院,精于山水画和人物画,1127年金兵攻陷汴京,李唐颠沛流离,逃往临安(今杭州),以卖画度日。南宋恢复画院后,李唐经人举荐,进入画院,授成忠郎职务。
李唐的山水画最初多画北方气势雄浑的山河,以雄健的斧劈皴描绘青绿山水,如《万壑松风图》、《长夏江寺图》等,是北派山水的著名代表人之一,其后用笔及取景变的简括凝炼,构图精练,意境优美,开辟了南宋的新画风,并创作了人物画《胡笳十八拍》、《采薇图》等,借历史抒写怀念故国,希图中兴的感情。
李唐的画风对后世有很大影响,他也培养了一些弟子,其后马远、夏圭继承和发展了他的画风,和他一起,并称为南宋四家(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
主峰旁边的远山上,题有「皇宋宣和甲辰(1124)春河阳李唐笔」,高龄的李唐表现的山石仍然是雷霆万钧的阳刚力量。主峰布置在画幅中央,左右有高低参差的插云尖峰。画中冈峦、峭壁似刚被斧头凿过的痕迹,是典型的斧劈皴法,这一片石质的山,显现出特别坚硬的感觉。山腰处朵朵白云,好像是冉冉欲动,一方面把群山的前后层次感划分出来,还使画面有了疏密相间的效果,也使整个气氛上有柔和调剂的一面,不会因为太密、太实而让欣赏者有过分的压迫感。山巅的丛树,近树的松林,有隐有现的石径,加强了画面幽深的情调。左方中景各有瀑布一线垂下,几折而后,转成一滩溪涧,涧水穿石而过,如闻声响,真是画到有声就是诗。
体格俱备的《万壑松风图》
明代曹昭在《格古要论》中说李唐的山水画初法李思训,“其后变化,愈觉清新,多喜作长图大障”,这幅《万壑松风图》就属于“长图大障”一类的作品。它是用三拼绢绘成,纵188.7厘米,横139.8厘米。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在画中一座尖耸的远峰上题有:“皇宋宣和甲辰春,河阳李唐笔”的隶书落款,如果按时间推算,作品完成于公元1124年,时在南渡之前。此图历经宋内府、贾似道、明内府、以及梁清标等有序递藏,文字著录见于《石渠宝笈》三编,收藏印有“乾卦”(半印)、“悦生”(瓢印)、“司印”(半印)、梁清标收藏印以及嘉庆印玺等。
《万壑松风图》,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奇峰耸峙,险峻巍峨。北宋的山水画,构图多采用大图阔幅的全景式。李唐正处于向南宋过渡的转折时期,他的山水画,着重近景与局部的表现,通过对局部的描写来反映出整体的感官效果,这种构图方法对后世的影响很深。此作在用笔上很有力度,以中锋勾勒的同时兼用侧锋,山石用大斧劈皴,稍加渲染,画面下部近景处的岩石用“短条子”层层积累,既峭硬又干脆,明显脱胎于范宽,但又有所变化,点皴结合,兼收并蓄。皴法变化多端,雨点、马牙、豆瓣兼有,尤其是独具特色的小斧劈皴,使山体质感很强。在下端树根外露的坡石间,长钉皴、刮铁皴、钉头皴在随意挥洒之间安排得恰到好处。难怪元四家之一的吴镇说:“南渡画院中人固多,而惟李晞古为佳。”原因就是李唐“体格俱备”,这个评价从这件作品的线条与皴法中就可以得到佐证。画中远峰用笔和晕染不像近景稠密厚重,整体上趋于含混,这是远山的自然效果,它使画面显得更加悠远凝重,开阔深邃。
在用墨上,整幅作品都具有典型的北宋山水画“黝黑如椎碑”的特点,墨色虽然深重但在感觉上却不是漆黑一片,而是在统一和谐中显现出一种五彩斑斓的韵味。几株松树是作品的核心,树干用中锋勾出,背部的松鳞刻画得细腻传神,松针使用细笔,笔笔挺拔利落,树叶用大面积的浓墨渲染,又破以淡墨,使人感觉满目苍绿,郁郁葱葱,又有各种姿态的小枝穿插其间,不仅避免了大块墨色容易造成的压抑与沉重,而且使整个松林平添了一种有风吹过的动感。
山腰间缭绕的白云似乎在轻轻飘动,两挂山泉飞流而下,这是颇具匠心的营构,它为这幅巨制山水画增添了灵动之气,避免了因为画面丰满而造成的窒息。表现泉水的技法突破了前人鱼鳞式的程式,全部用线条完成,笔力既迅捷老练又灵动活泼,有一种错落动荡之感。贺天健曾说过:“我们可以想见,李唐画《万壑松风图》的主峰,在运笔时画纸是要上下左右的不断移动方向”。细细体味,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能在这种状况下控制用笔,调整全局,完成这样的巨作,李唐的造诣功力可觑一斑。
李唐(约1050—1130),字晞古,河阳三城(今河南孟县)人。宋徽宗时任翰林图画院待诏。李唐的绘画技能非常全面,山水、人物、树林、梅竹、禽兽、界画无一不工,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大家,而以山水画的成就最为突出。这幅《万壑松风图》是他的代表作,可以充分体现出李唐山水画的鲜明特色。
读李唐《万壑松风图》
转自赵星垣博客
李唐的《万壑松风图》中的景物可以分为近景、中景、远景:近景是渐宽渐缓的溪水、缓慢升高的坡石和苍郁的松树;中景是围成山谷的几座山岭以及飞瀑、松、云;远景的中间是峰顶生长松树的险峻山岭,左右则是远峰和烟云。
当我们依照视觉习惯从左边开始观看这幅作品,如果视线顺着中景的几座山峰行进,会发现我们的视线随着山谷画了一道弧线最后来到了作品右方的坡脚,并且这道弧线的节奏随着山势变化——在左方是比较平缓的前行,而在右边则是比较急地直折而下。中国古典山水画讲究“有抑有放”,在画里经常出现局部的封闭空间,但却很少有如同《万壑松风图》里这样的占据了画面大块位置的封闭空间——但这个空间虽然是相对封闭的,却是活的,那一股行进的力的方向似乎还要回到左边,还要一圈复一圈的盘旋。在这种力的体验中观者似乎觉得有风在这个山谷里盘旋(印证了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论画山水树石》里所说的“潜蓄岭风”之意),在松林里摇荡出海潮的声音。
同时这幅画里还蕴含着其他方向的力。仔细观看,我们可以注意到,作品对观看的视角要求是变化着的:在看近景时观者的视角大概与松树平行,向上仰望时却发现自己已经和中景主峰处于等高的位置,正在眺望远景顶峰的山壁——观看视角这种变化产生了一种牵引力,作品似乎在邀请观者攀登画中的山峰。
熟悉中国古代绘画作品的人知道,通过视角的变化引导着欣赏者前行的现象在国画中比较常见,而《万壑松风》还会在视觉上产生另一种效果,这种效果在中国传统绘画中就非常罕见了。作品的高处,以大斧劈皴写成的高大主峰(直折的线条和富有棱角的块面极富刚劲效果)像纪念碑一样矗立,这已经极具恢宏的气势;而当我们的视角不经意间将中景的主峰和远景主峰看成是一个平面上的整体时,则这个倾斜的长方体更产生了一种向下倾压的力。这种厚重的压力虽然被顶峰的隆起和主峰两侧的深远之景缓解了部分,但是依然十分强大。这种压力要求观者唤起意志去抵抗,所以作品带来的美感是一种“崇高”之感。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偏好“平淡”、“中和”的后世文人们(如董其昌)才对作品具有宏大气势的李唐多所诟病吧。
李唐是位在绘画形式上富有探索精神的画家。画史上他独创大斧劈皴为大家所熟悉,实际上他在绘画构图等方面上也有着独到的成就。《万壑松风图》是例子之一,还有一个例子是他的《策杖探梅图》——一幅以高度俯视的视角画出的作品,这在中国传统山水画中是极少见的。

李唐的《万壑松风图》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李唐的《万壑松风图》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李唐的《万壑松风图》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李唐的《万壑松风图》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李唐的《万壑松风图》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李唐的《万壑松风图》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李唐的《万壑松风图》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评论这张
 
阅读(174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