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璇山水画

 
 
 

日志

 
 

张彦艺术评论  

2013-09-29 14:37:28|  分类: 张彦老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彦,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副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国画艺委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展。其作品屡获国内省内美展大奖,被中国美术馆、国家博物馆等多家艺术机构收藏。


张彦艺术评论:


孙克(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评论家):

上世纪50年代李可染先生的写生,有生动的文化气象,确实非常振动,直到现在都对中国画的发展有很深的影响。这些年的中国画不断地经历了写生的过程。今天看了60多件张彦的作品,他写生的生动性,他达到的水准比一般人的写生高了很多,写生目前是很欠缺的一个方面。另外,精神气质很重要,虽然展出的是写生作品,但是张彦的作品很大气,不是简单的写生。20世纪50年代,强调师造化,特别强调艺术的改造,强调思想性,强调政治内涵、表现新社会,实际上是有了这种思想、政治上的复杂以后,把写生的东西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上。北京画院展览馆有金陵八大家的作品展,几位老先生在60年代画的写生非常之生动,用传统的方法来画,那时候政治上复杂。但这种东西在张彦的作品当中没有了,已经淡化了。就是景观,从山水中表现。时代不同,艺术家的思想也就不一样了。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评论家):

看了张彦的山水写生展很高兴。写生是中国画非常重要的问题,从古到今都有传统的经验,从唐代以来1000多年的发展,山水画始终保持着旺盛的状态,不是偏废了,而是更重了。到了清代中期以后,师古人强调了很多,师造化不多,不再研究这个。
李可染曾在50年代初期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谈中国画的改造,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师造化。要到大自然中去写生,吸收营养,去推动中国画的发展。李可染这个举动影响了先进的画派——江苏画派,也影响了西安画派。
曾有篇文章说:李可染的画最好的是50年代,70年代、80年代的不好,因为不是写生。李可染看后说我50年代的画,更接近西方的写生,晚年是更有中国画的特色,他的意思是认为晚期的画是在基础上加以发展,思想又升华一步,不能只停留在写生基础上,中国画光写生不行,还要更宏伟更恢弘,所以他后来画的漓江,太行山、井冈山更概括,更提炼,更进步。李可染之所以成为一个大画家,他主要不是靠写生,但是写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写生不仅使李可染的画发展到一个高度,而且将整个中国山水画推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使20世纪中国山水画和18、19世纪的山水画不一样,更具有时代感,更贴近我们的时代精神,这是无可争辩的一个事实。
90年代之后,强调笔墨,强调恢复传统,这是非常重要的,补充了20世纪中国画的不足,补充了李可染先生那个阶段山水画的不足,恢复传统、强调笔墨很重要,但是又形成了新的模式,就是强调笔墨技巧,所以当前中国的山水画形成了弊端。千万不要以为写生就是对景描摹,对景写生是训练艺术家的眼、手、心结合的能力,写生是检验传统、掌握传统功力的一个很重要的方法。我认为师造化比师古人更重要,师古人是一个基础。在造化的基础上体会古人的技巧,山水画就会达到新的发展,所以我看到张彦的山水画展非常高兴,相信他有了这个基础,新的高度一定为期不远。我还注意到一点,他在中央美院上过材料班,在他的写生里,特别注重笔、墨、纸材料的掌握,对材料本身的美,我觉得发挥得很好。


罗世平(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评论家):

张彦的展览让人们考虑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画在21世纪这样一个文化背景下,应该怎样往前走?中国的传统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历来中国画家都讲师古人和师造化,对经过20世纪学院教育的画家来说,实际上不可能以古人那样的方式来画画,因为他们接受了西方的教育,西方的美术教育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现实,已经成为一个新的传统,我们不能把这个传统完全推翻,也不可能改变这个现象。我们现在的一个立足点就是在现有的基础上怎样更好地认清学院教育和我们自身,从我们中国画传统当中吸收,把最好的思维方式,把真正好的传统、精神再拿过来学习。因此在张彦的画中,是想做这样一个工作。他是在学院的教育基础之上走过来的,学院教育实际上是一个很完整的系统教育,但是要回到中国画的表现中去,这里面还有一个需要探索的过程,写生是其中寻找的一种方式。这样一种方式是在扩展自己的表现领域,扩展自己观照自然和观照社会的一个能力。比如说我发现他在2003年前后在欧洲待了一段时间,就是用国画的表现方法来画洋景。这样的画洋景和我们在中国画里面常常表现的茅屋、栅栏这样的农家趣味是不一样的,因此他怎样提炼看起来还是中国画的表现方法,实际上他面临的是新的方向,这个方向在我们写生过程中是没有的,是突破古人用现代的眼光看另外形态的东西。他通过这样的尝试在寻找一个更宽阔的中国画的表现领域,这个非常值得推荐,应该肯定。尽管他在表现的过程中还有一些没有说尽的话,我相信他会在今后创作的过程中有更好的表现。
从古到今,山水画家和花鸟画家都强调写生,强调走进自然,强调这个过程。这个过程不是搜寻样式,更重要的是养怎样的“气”。这对山水画家非常重要。我觉得张彦画的虽然是一些小画,但是从中能看到一种趋势,是在寻找更加广阔的从中国的山河到世界的山河。这种胸怀在当今的文化背景下,需要陶养。尽管表现语言、材料等等是我们的传统方式,但是画面里要说的东西不止于此,需要有更多的涵养来面对新的世界,面对新的时代。


梁江(中国艺术研究院美研所副所长、美术评论家):

张彦的水墨山水写生画,把南方和北方的艺术长处融入到自己的艺术当中,充分对这种资源进行了利用。我的感觉张彦除了对艺术执着的追求以外,他的艺术取向、艺术理念,可以放到更具体的一个环境——画中的语境当中去,因为写生本身就是中国画源远流长的传统,又是广州近现代画坛的内核。我们一般说闽南派重写生,广东不仅中国画重写生,西画也很重视写生,比如王照林先生就很重视写生,可以慢慢观察颜色很细微的变化。这还不单纯是一种画法,是对艺术的认知,艺术理念问题。张彦对写生的执着、坚持,在广东的语境里面也是非常独特的。
张彦1995年出版过自己的一本写生画册,现在10年过去了,张彦一直坚持写生。这种取向,可以从几方面去看:
首先张彦作为广州美院中国画系的负责人,尤其是岭南画派,主持中国画系,他这样的艺术取向,这种艺术理念立足根本,是传承岭南画派的精神面貌,这点非常重要。岭南画派要想得到真正的发展,从学术的方面,广州美院承担的责任更重。所以张彦坚持对写生的追求,我觉得他在艺术观念上就有非常好的影响。第二,作为艺术价值的判断、艺术理念的认知方面,张彦这种写生有自己独特的一面。他的写生首先体现在对艺术创造的独特理解上,从现实感悟当中寻找精神的契合点。第三,张彦在写生当中,在现实感悟里去寻找自己的艺术个性,体现自己的创造。张彦最看中的就是返朴归真,这一点从艺术题材、水墨技法方面都可找到这种要素。比如说张彦对水墨语言的运用很有特点,他非常重视对泼墨的运用,用笔随意,有些画法我还觉得不是墨,而是颜料。他用了很多脑筋思考:如何在笔墨技法上、笔墨语言上体现自己的个性,体现自己的创造。这种返朴归真是感受个性,是一种形而上的真,不是流于自然的刻板的真实。
我特别强调张彦在画建筑物采用的很多方法,张彦对中国水墨的运用,表现在他的建筑方面,因为我们画中国的传统山水画有一些现成的技法。张彦画街道,这是西欧的做法,这是很费劲的事情,因为如果把街道画得像西画,用中国画的语言就无法表达。他现在做得相当不容易,把建筑这种非常规范,非常完整的对象,结构表达得非常准确,但又不能画得像建筑示意图一样,这个难度很大,张彦尽量用比较松动的、随意的笔墨画建筑,这个探索非常有意义。
总体而言,把张彦一二十年在写生领域非常严谨,非常独特,煞费苦心的追求放到中国画领域里面看,是非常有意义的一种探索。另外,21世纪的中国画还面临一个如何传承、如何光大的问题,所以张彦把山水作为“家山”来画,把它作为某种载体来体现某种完全不同的东西。所以张彦无论从精神上、从语言上,所选择的路线是非常对的,在传统、发展这样的路线上,做出了一二十年的追求,而且方向非常明确。


陈履生(中国美术馆研究员、美术评论家):

多年来,我一直关注张彦的作品。关于写生问题,我认为在中国画的发展过程中,特别是元明清的发展当中,如果说中国画有变化,而不变的一点就是写生,作品对于生活反映的程度影响了艺术家到后来认定的艺术成就。
一方面,张彦不为岭南画派的风格所拘束,敢于跳出岭南画派的规范之外,这一点张彦不同于他们的国画系,这也和他从写生入手来体验运用他的笔墨有关系。通过写生可以带来笔墨的新的变化,通过写生可以带来笔墨新的成就,写生这条路一直是立足写生中去体验生活,去感悟生活。感悟是中国画另有的特点,如果没有生活中的感悟,你即使有很好的笔墨特点,也是解决不了生动性的。所以我认为张彦在众多的年轻画家当中能以他的特点展现出来,更重要的是他一直陪学生画,这个很好。希望张彦能够坚持下去,能够通过写生走出一条发展当代中国画的道路,新的年代如何走出新的道路,有一些做法是不同于李可染先生那时候的,这条路无止境。


郎绍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美术评论家):

我看了画展以后觉得很有新鲜感。20世纪大的写生是出现在50年代,对于画风产生很大影响,有几种情况:有一批老画家完全限制在那种老程式里头,写生对于他的画风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但像李可染先生却走出来了。写生,究竟是画对象,还是画你对对象的感悟,我想真正好的写生不是描摹对象,而是画你对对象的独特感受,这里有个人才能问题。写生画出来了,是对象,也是你自己。张彦的画,我感觉他抓住了对风景的感觉,这一点是一种才能。不是像有一些画家死在写生状态里头,半辈子走不出写生状态。张彦的画非常有意思,特别是画城市、树和房子,我认为非常好。有一点傅抱石的影响,就是墨色,但是又不一样,他很生动,笔线有一种声色的感觉,既有现场感,还有笔墨感,他的才气非常突出,他掌握用小笔、半生纸,在非常中见整体,他的染接近于傅抱石,不多,但是感觉非常好,这一点比较突出。
他的画跟广州画家谁也不像,看他的老师、同辈,或者比他晚的都不像,有他自己的面貌。张彦的展览找回了自己,将师古人、师造化、师心这三点结合的很好。


王见(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我感觉画展中国外题材部分的特征,有前辈画家的某种影子。另外一点,写生的背后肯定有画家的审美观,这是很重要的。张彦的画是长期坚持中国画的审美观,画西洋建筑,画电线杆,这些东西处理的很舒服。这种很舒服就是按照中国画的审美观处理事物,不管眼前的事物是西方的,还是中国的,在他的画中把这种审美观处理成中国式的了。
 

张彦艺术评论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张彦艺术评论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张彦艺术评论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张彦艺术评论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张彦艺术评论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张彦艺术评论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张彦艺术评论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张彦艺术评论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张彦艺术评论 - 心灵 - 心灵的学习园地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